A gaze upon a leaf

一片樹葉的凝

視最近發現了一位以前沒有注意到的攝影師的作品,喜出望外。

Sarah Illenberger的Wonderplants系列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耳目一新。在植物攝影中花卉一直是討好的主題,然而也有不少攝影師藉由鏡頭帶出龐襯的綠葉的魅力拍出許多歷久彌新的作品。

我看到Illengerber的作品時浮現腦中的第一個聯想是一代攝影大師Man Ray的 Dead Leaf(1942)。在還沒有數位相機的年代Ray能夠把樹葉的型態表情以及投射在背景上的陰影光線掌握得爐火純青,在乾枯的樹葉上找到如此有生命力的線條,讓我過目難忘。

Illenberger這系列的作品之中各種不同樹葉的形狀輪廓與陰影相映成趣,更利用活潑的背景色幫襯主題,而色彩的選擇頗有包浩斯現代設計遺風,簡直應該要收入課本當作教材。 除此之外在有機的形貌上貼上幾何形狀的點線面更是神來之筆,把現代設計的理性與熱帶樹葉的浪漫情懷做了最好的結合。在貼紙的幾何圖形上則體現李基登斯坦般普普藝術風格的幽默。其中菱格貼紋的棕梠葉又不禁讓我想起GUCCI廣告中,Art Deco風格式的對於東方的嚮往。

再來看看另外一位攝影師的作品。Bert Myers本來是一位物理治療。在醫療之餘,Myers把醫學用的X光攝影技巧運用到花卉與貝殼等等精巧的物件上,讓觀眾一睹平常用肉眼看不到的細節。

above images by Sarah Illenberger

Man Ray [Dead Leaf] 1942

Bert Myers

#botanic #artitsts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尚無標記。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ALEX HUANG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